永存不朽之家,只为存放全球最大规模的卡乐·威林克(Carel Willink)藏品

永存不朽之家,只为存放全球最大规模的卡乐·威林克(Carel Willink)藏品

一位流芳百世的艺术家所创之作品值得拥有一座永存不朽之家——这就是为什么MORE博物馆的创始人汉斯·梅尔彻斯(Hans Melchers)和莫妮克·梅尔彻斯(Monique Melchers)将全球最大规模的卡乐·威林克藏品集中存放在卢洛(Ruurlo)城堡中。MORE博物馆 | 卢洛城堡于2017年夏季向公众开放。仅在开放的头一个月,这座城堡就接待了25000名参观者。

城堡总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那些历史的痕迹至今依然可见,为还原时光提供了确凿的证据。艺术收藏家汉斯·梅尔彻斯(Hans Melchers,生于1938年)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就对卢洛城堡深深痴迷,当时他想在城堡的池塘里钓点鲤鱼。2012年,他买下这座城堡并恢复其昔日的辉煌,使儿时梦想成真。他的目的是为全球最丰富的卡乐·威林克(1900-1983年)藏品创建一座永世留存的栖居之所。卢洛城堡不仅被修缮一新,也被改造成MORE博物馆的第二藏馆。这个项目非常具有个人性质——尤其是因为他想回馈带给他几十年快乐生活的阿彻霍克(Achterhoek)地区。他与妻子莫妮克·梅尔彻斯(Monique Melchers)诚邀各领域的专家,包括时装设计师罗纳德·科尔克(Ronald Kolk)和建筑师汉斯·范·黑斯维克(Hans van Heeswijk),将城堡五个世纪之久的传统建筑风格与至臻至尚的现代建筑风格融为一体。

梅尔彻斯将威林克藏品存放在卢洛城堡绝非巧合。作为这位新现实主义大师真正的狂热崇拜者,多年来他一直在收集威林克的作品。梅尔彻斯与这位艺术家一样对天气有着浓厚的兴趣。威林克作品中阴云笼罩的天空为他流芳百世的建筑场景画作定下了基调;他笔下的云狂野不羁、超然疏远、虚幻迷离。梅尔彻斯年轻时曾是荷兰皇家气象研究所的一位特约气象学家,为当时的“国民”天气预报员简·佩勒波尔(Jan Pelleboer)工作。威林克藏品数量现在已经达到近50幅绘画作品和超过100件的纸上作品。其中大约有45件在城堡中陈列展出:从威林克十八岁时创作的一幅自画像到1975年创作的名画《告别玛蒂尔德》(Farewell Mathilde)。展览记录了他的成长历程,从一名寻找自我方式的艺术家开始,到尝试运用立体主义,直至成为一名用笔精湛、风格优雅而高深莫测的无与伦比的画家。当然,展览还包括时装设计师芳冷(Fong Leng)的奢华作品,包括玛蒂尔德·威林克(Mathilde Willink)为她的《告别肖像》(farewell portrait)而穿着的礼服;当时画家想与他的前任缪斯离婚。有一件特别作品将不会在城堡中展出:威林克还为梅尔彻斯的父亲创作了一幅肖像画,但这幅曾经挂在他父母家中的画消失不见了,据推测是遗失了。

MORE博物馆是最大的荷兰现代现实主义博物馆。博物馆的第一座展馆由汉斯·梅尔彻斯和莫妮克·梅尔彻斯在霍瑟尔(Gorssel)创立,于2015年对外开放。这座展馆每年接待超过10万名参观者。随着第二展馆MORE博物馆|卢洛城堡的开放,预计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将进一步上升。

卡乐·威林克(CAREL WILLINK)

“对现实的致命迷恋”

卡乐·威林克(1900-1983年)一直是一位冷色调的新现实主义超凡大师。不过威林克自己形容他的风格为“幻想”或“奇幻”现实主义。因此,他的现实主义反对平庸。他的作品神秘莫测、优雅无比而与众不同。从三十岁起,他作为一名无与伦比的、以意义深远的建筑场景和阴云笼罩的天空为题材的画家而开始扬名在外,他的画作充满了超然离世的非凡人物。

威林克受到意大利画家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的启发,创作出荒凉的街道、广场和公园,这些成为了他自己的“商标”。然而,他不想止步于此:在笔法精湛性和技巧完美性上登峰造极。他表现出极大的野心和耐心。他研究了他景仰的老一辈绘画大师包括荷尔拜因(Holbein)和维梅尔(Vermeer)的画作。他对伦勃朗(Rembrandt)不感兴趣,认为他的作品“散发着太多的汗味和血腥气”。

威林克喜欢冷色调和内敛的画风。对他来说,女性裸体从来都不具色情意味,而始终是充满美感的——甚至也许是富有知性气息的。威林克认为,虽然在绘画时“智力”的功劳甚少;“但当你作画时,你的精神是凝聚在笔尖上的”。不过威林克也是一位风趣幽默之人,并且曾经被描述为一个“愉快的悲观者”。他创作了《可怕的1930年代》(fearful 1930s)系列启示画,难道是他预见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吗?看起来似乎如此;并且在战后的反思中,人们常常把威林克视为一种先知。

在二十世纪50年代期间及之后的几年中,威林克一直保持着相同的画风。公众继续对他崇拜有加,行业大佬和社会上流人物都请他作肖像画。例如,他画了啤酒大亨弗莱迪·喜力(Freddy Heineken)和朱莉安娜女王(Queen Juliana)的肖像。然而艺术评论家们认为他已经过时了。眼镜蛇画派(Cobra movement)捕捉到了那个时代的精神;艺术家必须要发现内在自发孕育之物,而这只需要打破技艺和技巧的束缚。相反,威林克却认为眼镜蛇画派对立体主义和表现主义的尝试是过时的。之前已经有人做过所有这些尝试;在20世纪20年代,当威林克还是一位处于上下求索的年轻艺术家时,他自己就做过这些尝试了。

在威林克看来,绘画是一件“冷静专注”的事。他认为,这一挑战在于以新的方式阐明现实;与各种超然的元素进行博弈。他的画以斑马、骆驼和食蚁兽等奇异动物为特色。他还以核电站和原子爆炸的形式将当今时代引入到他自己的绘画宇宙中,其中还结合了破败庙宇和残缺雕像。据威林克的说法,这个世界总是面临着文明失落的威胁。然而,从本质上说,他的艺术没有携带任何政治或社会信息:“我作品的核心是对现实的致命迷恋”。

Carel Willink, Statue in straat, 1934 © Mrs. Sylvia Willink c/o Pictoright 2017

卢洛城堡和公园的历史

卢洛城堡是阿彻霍克(Achterhoek)最美丽的城堡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许多世纪之前。卢洛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十四世纪的档案中,当时城堡属于高兰登公国(Gelre)莱因霍尔德伯爵一世(Count Reinoud I)的封地。十五世纪,它成了雅各布·范·黑克瑞恩(Jacob Van Heeckeren)的土地,他是高贵杰出的范·黑克瑞恩骑士王朝的创始人。其中一名成员威廉姆·范·黑克瑞恩(Willem Van Heeckeren)(1814年至1914年)是国王的内阁成员和外交部长。这座城堡在这个家族手中保存了五个多世纪。二十世纪80年代,它被用作卢洛的市政厅,但在2005年与其它地方机关合并后,城堡失去了它的职能作用。作为一座文物保护建筑,城堡的特色之一就是展示了五个世纪之久的建筑历史,并且其最初的平面图几乎完好无损。目前的建筑外观大部分可追溯到十六和十七世纪。

2013年,汉斯·梅尔彻斯买下了这座城堡。2017年夏,作为MORE博物馆的第二展馆,这座专为全球最大规模的卡乐·威林克藏品而设的永存不朽之家在此面向公众开放。

Schloss Ruurlo

卢洛城堡的英式景观花园

几个世纪以来,环绕卢洛城堡的花园已经几经改变并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和城堡居民的意愿。十九世纪初,在法国统治时期结束后,原先严肃正式、带有十八世纪典型的长方形花床的花园被改造成一座英式景观花园。多位著名景观建筑师,包括J.P. Posth(1801年)、J.D. Zocher jr和L.P. Zocher(1868年)以及C.E.A.Petzold(1880年),创造出了一个公园般的景观,含有蜿蜒小径、池塘、丘陵及各种出人意料的景致。古堡的护城河变成了一处具有地标性的池塘。

公园的复原工程是基于这些特色而展开的。例如,增种了团团簇簇的杜鹃花,绿色植物经过修剪,可以将各株孤树和山坡的景致衬托到极致,沥青道路被半硬化的小径取代,以恢复花园的昔日辉煌。

这座城堡也是荷兰人气电视剧De Zevensprong(《七之歌》)的取景地,这部电视剧是根据世界知名的唐克·德拉格特(Tonke Dragt)写的儿童书改编的。

卢洛城堡和科西嘉岛(Corsica)的国王

卢洛城堡曾有一位身份显赫的“居民”,他就是德国探险家西奥多·安东·冯·诺伊霍夫(Theodor Anton von Neuhoff,1694-1756年)。冯·诺伊霍夫很可能与范·黑克瑞恩家族的一位成员有关联,他曾于1736年到城堡作客。在此之前,他曾当了一段时间的科西嘉岛国王,但随后被迫逃离。他曾被反叛的岛民推选成为西奥多一世(Theodore I),但由于内乱、来自热那亚市的敌军以及资金极度匮乏,他的政权被推翻。他试图从大陆夺回他的王国,但不幸的是以失败告终。为了寻找来自荷兰的财政支持,他逗留在卢洛城堡中,据说,他曾在城堡中杀死了一个男仆。十多年后,这位前任国王再次出现在福尔登(Vorden)附近的会泽·昂斯登(Huize’t Onstein)城堡中,似乎是打算在那里租住三年;但在到达后不久他就消失了。最终他殒命于伦敦,死前一贫如洗。他的朋友英国伯爵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为他撰写了墓志铭:“命运‘赐予’他一个王国,却吝于给他面包。”

世界上最大的树篱迷宫

距卢洛城堡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角树迷宫,它是由索菲·范·黑克瑞恩(Sophie van Heeckeren)夫人于1890年栽种的。这个迷宫曾经是城堡的一部分,占地1公顷,包含长达1188米的小径。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显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树篱迷宫。虽然迷宫向公众开放,但并不属于MORE博物馆|卢洛城堡的一部分。

这个迷宫是根据丹尼尔·马罗特(Daniel Marot)的设计(约1663-1752年)种植的,他是一名法国建筑师和景观建筑师,于1686年开始为总督威廉三世(Willem III)效力。在他的影响下,路易十四(Louis XIV)风格在荷兰和英国风靡盛行。例如,他设计了皇家宫殿罗宫(Paleis Het Loo)以及它的一部分花园。他还负责豪斯登堡(Huis Ten Bosch)的内部装修和花园设计。当荷兰总督后来成为英格兰国王时,马洛特继续追随其麾下,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英国的宫廷,设计了汉普顿宫(Hampton Court)和肯辛顿宫(Kensington Palace)的部分花园。索菲的迷宫就是根据汉普顿宫的树篱迷宫而设计的。

现代化建筑

玻璃桥

通往卢洛城堡的新入口栈桥是由建筑师汉斯·范·黑斯维克(Hans Van Heeswijk)设计的。大桥全长32米,宽2.7米,有四根支柱。桥面由压模玻璃地面制成,在栏杆和桥面下面有一排排的LED照明。由于结合了钢与玻璃的构造,这座桥就能具有纤细的线条造型,设计非常优雅。这座桥桥身微拱。因为钢和玻璃遇热会膨胀,所以施工面临的难题就是要确保两个桥台能够允许膨胀并且可以略微移动。

汉斯·范·黑斯维克还设计了位于霍瑟尔(Gorssel)的MORE博物馆建筑、冬宫博物馆阿姆斯特丹分馆(Hermitage Amsterdam)的改造和扩建部分、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以及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的新入口。

玻璃入口大

修复专家和建筑师科尔·布斯特拉(Cor Bouwstra)负责修复和改造这座城堡。为了使这座城堡适合用作博物馆,对此进行了大量实质性的改变。这些改变包括创建一条穿过建筑的清晰路线,这对一座博物馆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为实现这一目的,施工方决定在城堡原来的庭院中装设一段新的现代化台阶。这样,通过台阶就可以抵达各个楼层的环游线路。一个完全由玻璃制成的扩建设施被设计用来扩大入口大厅空间。它位于建筑物后面的庭院中,其材料、规格和设计都毫无疑问极具现代感。入口大厅是以可逆的方式建造的,这意味着它可以很容易地适应未来需求,而不会对这座纪念性建筑造成任何伤害。

此外,布斯特拉和维尔兰(Verlaan)这两位建筑师还负责修复位于哈泽伊伦斯(Haarzuilens)的德哈尔古堡(De Haar Castle)及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安妮·弗兰克故居( Anne Frank House)等建筑 。

墙壁

卢洛城堡五颜六色的锦缎墙布是由时装设计师罗纳德·科尔克(Ronald Kolk)设计的。科尔克自1998年以来就在阿姆斯特丹经营着自己的时装店,他曾在纽约的戏剧界工作过,并为荷兰国家芭蕾舞和歌剧演员设计服装。罗纳德·科尔克还为法国大型面料公司设计过花样。

地板

全新的木地板是为博物馆的陈列室设计的。在城堡属于贵族上层的时候,当时除了时尚的拼花地板以外,木地板并不常见。那时地毯会被铺在地板上并钉牢。在可能的情况下,新地板都会与天花板上的装饰交相呼应,上下图案与图形相映成趣。由于频繁的重建,整个城堡中到处都可见到标注的日期,而如今,就在整整三个世纪后,年份2017年取代了上面粉饰灰泥中的日期。地板是由Tomesen Parket & Design公司设计和安装的,该公司还承担着阿姆斯特丹运河边房屋及其它纪念性乡村庄园和城堡的委托工作。

Wilt u op de hoogte blijven van het laatste nieuws? Schrijf u nu in voor de nieuwsbrief.

Ontvang eens per kwartaal het laatste nieuws en informatie over Museum MORE in uw mailbox.